欢迎访问四川省松潘县人民法院网天气预报:今天是
 
  当前位置:您现在的位置: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 正文

记松副院长何斌同志抗震救灾事迹

作者:/ 文章来源:0 点击量:3619 更新时间:2010/5/14 15:58:48
一言一行,都要让他们满意
——记松潘县人民法院副院长何斌同志抗震救灾事迹
 
    2008年6月16日上午,何斌同志接到参加县抗震救灾指挥部旅游工作组会议的通知,并在会上领受了参加处理茂县太平乡沙湾村“5·12”地震遇难游客后事处理和家属安抚的工作任务。他只有一个念头:尽职尽责,一言一行,都要让遇难者家属满意。
    下午4:10时,四川省成都市风情假日旅游社魏经理带领68名遇难者家属抵达九黄机场。走出停机坪的遇难者家属们个个情绪低沉,面色苍白。何斌同志与其他4位同志立即迎上前去搀扶他们,小心安抚,问寒问暧。至此,何斌的心己与遇难者家属们同“脉博”,心贴心。何斌同志负责接待的20名遇难者家属分别来自哈尔滨、新疆、浙江等地,他们的心情十分迫切,希望在最短的时间见到亲人的遗体。因而不停地询问:事故现场离县城有多远?海拔多少?路况如何?…………,面对他们急切而繁杂的问题,何斌同志认真倾听,耐心回答,并反复强调这次5.12地震遇难者的事故现场在相邻的茂县境内太平乡沙湾村,该村通往茂县的公路阻塞、塌陷、通讯中断。此时此刻,松潘县委书记黄芝林、县长何强正带领武警官兵和相关部门人员在现场抢修。据前方人员报告,乘座川A50860大巴车的乘客共有37名,只有2名幸存者,其中1名在松潘县人民医院救治,1名通过航班转往成都医治。另有30名遇难,5名失踪。情况介绍完后,何斌同志特别介绍了家属们最为关心的遗体的位置,遗体的处置等情况,告诉他们,遗体已运送到距事故现场3公里左右的地方,对遗体进行了包裹和药物处置,停放在帐篷里。当到达预先安排好的县城宾馆时,何斌同志主动征求了各位家属的意见:是先到宾馆住宿后再去辨认遗体?还是先辨认遗体,后到宾馆住宿?大家共同的心愿是先去县公安局从照片上辨认遗体后立即到现场辨认。根据他们的要求,何斌同志迅速与工作组的其他同志联系,并达成共同意见,决定改变预先方案,先到县公安局进行照片辨认遇难者,随后到离松潘县城120余公里的茂县太平乡沙湾村现场辨认遗体。走进县公安局已是晚上7:00时了,在县公安局刑警队进行照片辨认的家属们个个争先恐后,都想通过照片目睹自己的亲人。68名亲属情绪波动,在过道、门口、办公室拥挤得水泄不通,何斌同志主动维持好秩序后协助公安人员帮助家属们进行照片辨认。由于遇难者受损惨重,多数是面目全非,照体上有的只有头、上半身、下半身、腿、脚,辨认十分困难。个别确认了亲人遇难的家属嚎声大哭……….时间已到晚上8:30时,为尽快确认遇难者,何斌同志决定带上照片,带领家属们立即到现场进行遗体辨认。随即,工作组人员买了几只电筒,协助部分家属到街上买了香、蜡、纸等祭奠物,驱车直奔太平乡沙湾村。
    当汽车途经白定关村时,家属们看到有老百姓房屋裂缝、倒塌、围墙倒塌,山体滑坡阻塞公路等情景时,个个的心情开始紧张了。当车至镇坪乡境内,不时有飞石乱滚时,心更碎了,有的家属便担心下面的安全情况,再三叮嘱驾驶员:“师傅慢一点,注意安全!”,当看到老百姓的牲畜和庄稼、老百姓的服饰时,何斌同志为了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不时地向他们介绍藏、羌、回等民族的民族风俗、民族地区殡葬类型(火葬、天葬、水葬、土葬),文化历史(红军长征),本地农民主要生活来源,山区的公路设置标准,安全防范措施等,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消除他们的紧张感。当车离遗体停放处近10公里时,何斌同志为了控制住家属到现场看到亲人遗体时的波动情绪,他站起来面向全车家属讲了几句肺腑之言:“父老乡亲们,此时此刻,我和你们一样,松潘的干部群众和你们一样,都处于非常沉痛的心情,你们一定要稳定,控制住情绪,马上就要到现场了,一定不要慌、不要乱,听从现场领导和工作人员的安排,配合好工作…………”打开车门,各位亲属依次下车,听从在场的县政府副县长姚晓荣同志的指挥。
    何斌同志立即向姚晓荣副县长汇报了带到现场的家属人数及有关情况,由于家属们情绪不稳定,2位家属在临时办公点与工作人员和当地老百姓因询问遗体地点事宜发生了口角、争吵。见状不妙,立即上前对双方进行劝阻,平息了事态。根据姚县长的安排,何斌同志打着电筒分批分组地带领家属离开临时办公点,到遗体停放处和遗物摆放处对照进行遗体辨认。当时正是晚上10:30左右,眼前的情景是:由于地震已将通讯和电线损坏,无电、无通讯,一片漆黑,借助当时老百姓点燃的柴火微光进行工作,遇难者的身份证、衣物等遗物与遗体停放处还有一定距离,公安人员对遗体和遗物有编号,家属们通过仔细地一一辨认,一个遗物包看了不是,二个遗物包看了也不是,再看三个、四个……。辨认顺利者,能在30分钟内从35个遗物包中辨认出自己亲人的遗物,再去核实遗体编号,最后在公安人员处签字确认。已辨认出的亲属,给遗体换衣、烧香、蜡、纸、磕头,有的怀着悲痛的声音嚎声大哭,未辨认出的显得更紧张、慌忙,只看见遗物未见到遗体的家属更显得惊奇,面对眼前的一幕,何斌同志不怕脏、不怕臭、不怕累,手持电筒和家属们不停地穿梭于遗体、遗物之间,帮助翻包查看、寻找,对哭泣者用心劝导,对未见遗体者介绍现场地理位置,并作了公路左是岩,右是河,有可能翻入河中的解释。一位四川中江籍李姓遇难者的兄弟,更是悲痛欲绝,磕在地上苦苦哀求,要将其哥的尸体包车运回,何斌同志和工作人员做耐心细致的说服工作,苦口婆心从国家自然灾难殡葬处置办法的法律法规方面的规定讲解,从民族地区的安葬方式中以最文明的天然火葬处置遗体,而没有实施就地安埋,是县委、县政府从方便你们带走骨灰而考虑的,在这非常时期请你要理解、支持、配合好,这位四川中江籍姓李的家属再没有提出无理要求和无理纠缠了。已经辨认出的遗体进行火化后,有的家属要求用红布,有的要求用白布包骨灰,对他们的不同要求,何斌同志又找到当地负责火化的同志进行衔接,实现他们的愿望。其间,发生了三次不同程度的余震,最大的一次5.5级,听见不远处发生巨大的山体滑坡声音,何斌同志估计今晚就堵在沙湾村了。家属们也是在冒着危险为遇难者办后事,更焦急的是今天晚上在场的几十条生命仍处在危险之中,面对着还有7名家属未辨认出遗体的情况,加之前面塌方,非常危险,安抚组同志商量,为了家属的安全到附近的农户家中找点柴火,同几十名家属一起过夜,次日天亮了再辨认,等次日路推通了再回松潘。
    安抚组人员召集家属正在宣布商定事宜,突然传来消息,对面有车通行,但非常危险。就在这时,大多数亲属要求不能在现场住,要求回到松潘,因为松潘县城要安全一些………为了满足家属的愿望,工作组决定回松潘。在清点人数时,何斌同志发现还有3位家属未上车,于是跑步到遗体、遗物处找到有2位还在辨认遗物,有1位女士还在烧纸,磕头,不肯走,要在此处过夜,亲自看见火化她的母亲。何斌心急如焚,赶忙连劝带拉,并帮忙提行李包,把他们三位劝上了车,此时已是零晨1:00时了。两辆大巴车带着第二批40名遇难者家属赶回县城的途中,车到镇江关时,何斌同志接到2个电话,得知他在北川县地税局工作的2位亲属已遇难,他爱人家中的2位亲人在北川县中医院遇难。此时此刻,何斌同志强忍4位亲属遇难的悲痛,只有一个念头,全力以赴,尽心尽职将县抗震救灾指挥部交给的安抚工作做好,家属的满意就是安抚人员的心愿。相邻座位上的黑龙江武装支队姓柏的两姊妹,哈尔滨姓曾的家属你一言我一语感动地说:“何院长,我们这些家属非常感谢松潘县委、县政府为我们做出的一切,你们的亲人遇难了,仍然在一线帮助、照顾、安慰我们,更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你们安排人员搬运遇难者的遗体,并进行药物处理,我们满意了”。当车行至县城天马大酒店门口时,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一位家属有高原反应,发生呕吐,何斌同志把他搀扶下车,帮忙拿药、递水…………。入住宾馆已是零晨2点了,吃完晚餐,何斌同志又仔细倾听和记录家属们的要求:一是包骨灰的红布、白布各不一样;二是未辨认出遗体的7位家属次日要求到现场辨认;三是尽快将火化的第一批骨灰运回来,以便不误航班;四是个别不再去的家属现场上还有遗物需带回,委托人员带回宾馆里。面对这些要求,成都旅行社负责人告知家属们,旅行社只负责到现场去一天的安全,其他一切自负,当场引起了家属们的反感,发生了争吵。为了把事情解决好,何斌同志和其他安抚组人员再做双方的工作,及时平息了事态。凌晨3:30时,何斌同志把遇难者家属安排休息后才回家。
    6月17日早上7:00时,何斌同志陪同遇难者家属吃完早饭后,召集大家在宾馆院坝开了一个短会,一是进一步统计再一次到现场的家属名单;二是统计对已编号的遗体包裹布的种类;三是个别家属需从现场带回昨晚未带走的遗物等情况;四是再三叮嘱已辨认好的家属在宾馆等候,迅速将骨灰安排车辆送上来;五是统计未拿到死亡证明的家属人数;六是告诉大家,本次事故现场在相邻的茂县境内,由于交通阻塞无法与茂县方向联系,作为邻县的松潘的领导和各级人士积极参与了事故的处理,由于路途远,骨灰如不能及时送上来,请大家谅解………这些朴实的语言感到了他们。有一位来自浙江温州市的林姓女士含着眼泪向何斌同志诉求:“我的妈妈七十一岁了,这次不幸遇难,昨天我看见衣服、鞋子都烂了,我忍心不下,我想给她买点寿衣和纸,我不知道哪个地方有这些东西,请帮个忙吧!”话未说完,何斌同志立即派车和人员陪同她到街上办理,完成了她的愿望。到宾馆后,感激地说:“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就是我们的亲人!”由于要求第二次到现场的家属人数增加,原定的一辆小型中巴车无法载完,何斌同志请示县法院龙真泽郎院长后,得到法院再派一辆车的支持。因现场通讯中断,无法联系,再一次询问家属出事现场还有无需要办理事项后,顾不上吃午饭,何斌同志与遇难者家属一起驱车前往太平乡事故现场。
    中午1:00时到达太平乡沙湾村时,气温上升,天气炎热,整个现场臭味漫延,眼睛无法睁开。何斌同志戴着口罩、手套,协助家属不断地穿梭于遗体与遗物之间,陪同家属辨认完毕并在公安人员处签字确认后,又一次,二次…………陪同家属到3公里处的事故现场地捧土,到火化地烧寿衣,在火化地,有一位来自温州姓林的女士提出她不走,她一直要在火化现场看着火化她母亲,要亲自捧着骨灰。送到车上时,她向死者说:“XXX……”。怪不得,不能谴责,这是一方的风俗,面临火化地的老龙岩,地势狭窄,余震不断,飞石时有掉落,为了这些家属的安全,必须尽快撤离,因为他们是来自不同的省、市,必须保证安全回家。何斌同志将这一祭奠哀悼仪式委托给太平乡一位姓郭的副乡长,郭副乡长乐意为其服务。何斌同志在火化现场记下了每批次火化遗体的编号,根据火化开始时间到冷却包裹,推算能送到县上的时间,将从县上带来家属要求包裹骨灰布的颜色表交给了郭副乡长,请求他按照家属的意愿包裹。随后,又到茂县较场派出所临时办公点开具19名遇难者的死亡证明。在等候拿证明回松潘的休息期间,一位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的家属请求,根据他们的风俗,他要到事故现场去捧土带回同骨灰一起安埋,要拍事故现场地势照片。何斌同志安排了法院执行局马勇副局长驾车到现场去实现他的愿望,这位家属感谢地说:“何院长,我不知如何感谢你!………”何斌同志告诉她,“这是应该的,你们家属的满意,就是对我的感谢!”
下午5:00时,午饭未吃的何斌同志将家属们急盼的死亡证明书和遗体骨灰送达时间表送到了宾馆,给住在宾馆的临时办公人员作了交涉。哈尔滨一位姓曾的家属电话告诉何斌同志,他在昨天的车上,由于晕车行李包丢失了,何斌同志立即帮忙联系寻找,当行李包交到他手中,包内装有近4000元现金和多个银行卡及身份证等东西一样不少。晚上8:00时,何斌同志接到县旅游局米建书局长通知,告诉他住在宾馆的部分家属情绪波动,与旅行社发生冲突,有的死亡证明书的内容与身份证有误要求重新开证明,有的遗体确认重复…………
刚刚在家躺下休息的他,立即翻身起床,快速奔到旅游局办公室,同安抚组人员一起商量处理的初步方案,立即赶赴宾馆向家属了解情况,针对不同的要求作出具体有针对性的解决,边解决边做思想工作。对于有争议的遗体,只能以通过DNA基因鉴定为准,不能出据死亡证明;对于有误的死亡证明,只能到较场派出所重新开证明,这是两个具有原则性、法律效力的问题,由于第二天家属全部已定好机票,为了不延误航班,当晚最好就要到较场办理好死亡证明,将此问题向县政府姚晓荣副县长汇报后,由公安局负责安排处理此事。何斌同志会同民政局工作人员又逐一地核实遇难者的身份证,对于有误的证明,时间不待人,第二天飞机票已订好,不能再出现错误,误在什么地方,逐一进行改正和校对,直至家属签字认可为准。办完此事,已是晚上12:30时。
    为了使此次安抚工作圆满结束, 18日早上7:30时,何斌同志与安抚组人员一起到机场送走了三批共68名遇难者家属。
    真诚之后是感恩,此后不久,何斌同志收到了感谢短信16条,遇难者家属给松潘县政府寄来书面感谢信一封。6月3日,东北网以“市民料理亲人后事获无私帮助,通过本网感谢四川百姓”为内容,刊登了一封致“尊敬的四川省及松潘县相关领导与百姓”的感谢信,表达了他们对妥善处理遇难者的感激之情。
    本次行动,何斌同志在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在县抗震救灾指挥部的指挥下,在姚晓荣副县长的直接领导下,同安抚组其他同志一道,不怕脏、不怕臭、不怕累,以朴实的语言,无畏的行动,务实的工作作风谱写了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的抗震救灾新篇章。
 
 
 
                   
| 管理入口 | 全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