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省松潘县人民法院网天气预报:今天是
 
  当前位置:您现在的位置: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 正文

“我是党员,听我指挥”——松潘法院法警任跃强勇救153名师生群众纪实

作者:/ 文章来源:0 点击量:4172 更新时间:2010/6/8 8:57:18
 

 

      “大难无情,人间有爱。您的无私帮助,我们才得以安然无恙归来;您的英勇无畏和无私帮助,让我们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暖,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爱无疆!”寻着成都音乐学院43名师生联名感谢信的线索,我们了解到松潘县人民法院司法警察任跃强在汶川营救43名师生和110名群众的感人事迹。

   写生途中:43名师生险被滚石掩埋 
   5月12日的清晨,成都的天气像往常一样朦胧中透着些许晴朗。这天,是四川音乐学院华新艺术系大一学生第一次远行写生的日子。写生的目的地,就是最能反映西部典型山水和藏羌风情的汶川。 
   上午9时,42名学生在1名老师带领下,登上了前往汶川的大巴车。沿途,山是那么的秀丽,水是那么的磅礴,同学们被深深吸引。然而,大家万万没有料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强烈的地震灾害被他们遇上了。 
   下午2时28分,当行至汶川离茂县10公里处照壁山时,大巴车突然剧烈摇晃起来,顷刻,前方的山石轰隆隆的滚落下来。大巴车立即后退,但退到了一个果园时再无退路。此时,漫天的粉尘席卷过来。同学们用衣服捂着口鼻,纷纷从车窗跳下车,站在果园坝子里。  
   山石还在继续垮塌,山体已和江岸结合在一起,前后的公路已无踪迹。同学们站立的地方离山体很近,随时都有可能被山石掩埋。初出远门,而且多数是女生,同学们无助的哭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烟尘中传来:“有人吗?跟我来!”来人是松潘县法院司法警察任跃强,他从汶川出差乘坐客车返回松潘,在同学们前方遭受地震袭击。任跃强组织同车的27人疏散到江边一片几百米见方的河滩上,又立即奔向公路搜索幸存人员。“我是人民法院的司法警察,这里危险,快跟我走”。见到师生们,任跃强立即讲明情况,带路转移。冒着不断袭来的余震,同学们手拉着手,向不远处的河滩奔去。终于下到了河滩,同学们相对安全了,再回头眺望,刚才乘坐的大巴车,车窗已被砸碎,车身也被砸得千疮百孔。见此情景,同学们相拥而泣。  
   紧急自救:他是被困人员的主心骨
    时光回溯到1996年,也是位于高山峡谷地带的云南丽江,发生了里氏7.0级地震。那时,刚刚入伍3个月,在云南某集团军侦察连服役的任跃强,奉命奔赴灾区参加救援。在废墟中抢救伤员,废墟上拆除危楼,人们总能见到任跃强奋勇在先的身影。丽江救灾,任跃强因功绩突出,由新兵火线提拔为副班长,并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也正是有了丽江救援的经历,使得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兵在12年后这次突发的大灾面前处乱不惊,大智大勇。当学生到达河滩后,渐渐聚集了学生、游客和当地群众200多人。当时,通讯全部中断,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人们惊魂未定,出现骚动。不能再放任和等待,必须立即开展自救。任跃强脱下便装,换上警服,一跃跳上河滩高处,大声说:“大家不要怕,我是党员,我是松潘县人民法院的司法警察,听我指挥!”在场200多双眼睛一齐聚焦到任跃强身上。坚定的话语,闪光的警徽,赢得了在场每一个人的信任,任跃强成了大家的主心骨。随之,他们成立了临时救援小组,由任跃强任组长。在他的指挥下,开始了争分夺秒、营救生命的行动。尚未被泥石掩埋的残存公路上可能还有幸存者,搜救要尽一切可能。任跃强带着几个人,冒着山体不断垮塌的危险艰难向前。  
    在一个崩塌地段,一名伤员被一块石头压着大腿。任跃强还没走到跟前,余震就又来了,眼睁睁看着伤员被塌下的土石无情吞没。任跃强流泪了,快点快点再快点,他又加快了搜索的步伐。又走过几段滚石路段,发现了3位来自甘肃省的驾乘人员,趴在货车下躲避飞石,因不熟悉外界情况而一点也不敢动弹。任跃强把3人叫出,引向河滩。与此同时,在任跃强的安排下,村民们在邻近的乡村企业和折回的货车上找来了篷布,在河滩台地上搭起了一个10米长的大帐篷,还借来20多床棉被,安排学生和群众入内休息,并安排人员照顾4名重伤员和3名孕妇。为了解决受困人员吃饭问题,任跃强组织村民把能够拿出的食物全部聚集起来,汇集了50多斤大米,运来干净水,统一熬粥。任跃强亲自掌勺,一人一小杯,孕妇、伤员和学生先吃。河滩旁,一个乡亲种了十多株樱桃树。任跃强说,让大家吃吧,钱我来付。这位乡亲感动地说,你救助大家连死都不怕,我还要什么钱呢,无偿让学生们吃吧。 
    下午5时,天下起了大雨,但更为意外的是——岷江断流了,河床全部暴露了出来。任跃强清楚,大洪水往往伴着大地震而来。在学生受困地上游十多公里处有一个水电站,如果溃坝,极易引起大洪水。于是,任跃强把伤员转移到地势较高的一个平台上,又设置了观察哨轮流值班,为的是在洪水到来之前赢得预警时间。夜幕降临了,大地在摇,山还在垮,但无人尖叫了。深夜的山谷中,冷风透过简易的帐篷,穿透单薄的衣裳,直侵肌肤。村民们点燃了一堆篝火,学生相依取暖。任跃强和其他几名救助组成员在帐篷外巡视,不停地观察河床和山体。次日凌晨,岷江水流来了,只比原来涨了一两米,离河滩台地还有3米高,驻地总算保住了。  
   向着危难:冒死送出求救信
    随着被困时间的延长,每天两餐稀粥、一人一小杯都难以维系了。“43名师生被困震中汶川,不知牵动着多少家人的心呀!”任跃强认真考虑后,决定亲赴汶川报信。通向汶川的道路,已被地震完全摧毁。江边散布的岩石,或大或小,或躺或卧,狰狞地横在前进的途中。沿途山崩地裂、不断发生的余震和泥石流险情,时时威胁着通行的安全。同学们亲眼看到,在河岸寻亲的老乡中,先后有4人掉入了汹涌的岷江,被江水卷走。同学们为即将出发的任跃强深深担忧,劝他一同等待,不要走了。但任跃强无所畏惧。14日早上6点半,他只留下一句话:“学生和群众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便怀揣着43封师生们写有家庭电话号码的平安信,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沿着山脚小心下行,又跨过一道铁索吊桥,与路上遇到的逃难群众一道,从乱石淤泥中踏出一条路,向着危难,跋涉而去。 
    此时的任跃强,凭借掌握的地震知识,余震到来时带着逃难群众就地隐蔽,余震一过,立即匍匐着快速通过。沿途中,任跃强一次次帮助当地遇险群众。走到牟托村,眼前是一堆堆房屋倒塌的废墟,不堪回首的凄惨场景,深深地刺痛了任跃强的心。当地群众告诉任跃强,村里死了8个人,重伤员很多,请求向政府代为报信。在水磨镇,看见路边两个被滚石砸死的路人,任跃强停了下来,从包里掏出两件出差带出的白色汗衫,双膝跪地,盖在死者的脸上,不忘为逝者保留一丝尊严。17公里的山路,任跃强整整走了7个小时,历尽艰辛,终于找到汶川县法院临时驻地,县法院法官立即护送任跃强到汶川救灾总指挥部。一到指挥部,任跃强立即把43名师生的平安信交给了指挥部人员。一个个平安信号通过卫星电话及时传输到每个学生家里,悬在家长们心中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到了汶川,有了绕道返回松潘的路线,任跃强已完成报信任务,本可回家看看。任跃强也不知道,这几天他已被列入了失踪人员名单,没有丈夫下落的妻子已是几近精神崩溃。当晚,在汶川法院临时驻地,任跃强打开手机,仔细地端详手机屏幕上贤惠的妻子和3岁儿子的照片,不知震区的亲人安危如何。任跃强禁不住流下泪来,但他只能默默地祝福亲人平安。夜深了,任跃强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总是闪现学生和群众期盼的目光。“是啊,我必须尽快回到河滩去,我是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不论何时何地,为人民办事是我的责任啊!”  
   绝地转移:153名师生群众穿越生死线
   15日,汶川抗震救灾指挥部派出医疗小分队,由任跃强带路,到牟托村和学生被困地救援。小分队一路走一路开展救援工作,给牟托村部分受伤群众疗伤送药,还指导当地群众妥善处理了路边的两具尸体。在牟托村,任跃强惊喜地碰到了到达汶川的先头部队——当天首批空降的15名侦察兵。根据任跃强的报告,侦察兵们及时向司令部传递了当地群众缺医少药的情报,赢得了宝贵的救援时间。任跃强借用侦察兵的卫星电话向松潘家乡报信。他本可先给家里打电话,但他首先想到的是向组织报告。任跃强向松潘法院院长报告了就地救助受困学生和群众的情况,获得鼓励和支持。话没说了几句,卫星信号就中断了。天黑前,任跃强带着小分队,与15名侦察兵一道,到达学生被困地附近的河对岸,打算立即过桥与学生会合。但此时对面山体又出现严重塌方,滚石不断,无法通行。迟迟不能回去,同学们着急啊!任跃强爬到照壁山对岸半山腰,双手高高举起,向被困学生和群众挥舞。受困群众和同学们发现了任跃强,顿时一阵欢呼,激动得热泪盈眶。当晚,任跃强、救援小分队和空降侦察兵们在岸边就地扎营,又在江边临时垒起了直升机停机坪,请求空中支援。但由于天气等原因,直升机始终未能在此降落。16日下午3时,江边岩石垮塌稍缓。任跃强与小分队商议,决定在救援大部队到达前,先徒步前往救援。 
15名侦察兵向任跃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取下5顶头盔,送给过河的5名小分队成员后,又向新的目标进发了。任跃强带上头盔,背上药品和方便食品,走过吊桥,翻过悬在江边的乱石,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艰难到达目的地。除周围少数村民已撤离外,河滩上还剩下无家可归的153人。医疗小分队立即对孕妇和伤员进行救治,又忙着给驻地和井水消毒。看见同学们经过几天的围困,又冷又饿,有的情绪已很低落,任跃强提出搞大合唱,同学们立即响应:《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爱的奉献》……一曲曲高昂的歌声在河滩唱响,激励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17日下午,6名解放军战士冒险送来了方便面和牛奶。 
    18日上午,100多名战士和民兵也到了对岸,本想过江搀扶被困人员离开,但因道路太险取消计划。 
    19日上午,任跃强接到消息,经过艰苦努力,到汶川的公路当天将被水电部队打通,将安排被困学生和群众转移。 
    当天下午2时28分,任跃强组织学生和群众为死难同胞默哀。回想见到的一切,悼念遇难的同胞,七尺男儿泪如泉涌,现场呜咽声一片。随后,任跃强与前来救援的20多名解放军战士开始护送153名学生、群众向汶川转移。被困学生和群众每10人一组,青壮年抬上伤员,要走过5公里刚刚开出的公路,才能坐上汽车。沿途,飞沙走石,险象环生。任跃强主动担任了位于最后的观察哨,掩护各小组人员转移。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眼睛高度近视,行动十分迟缓,掉在了后面。任跃强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背起老大爷快速跑过。刚刚跑出几米,两块巨大的山石就砸在了老大爷的身后地上,煞是怕人。大约2小时后,学生和群众终于通过危险路段。5辆中巴车已整齐地等候在路边。学生和群众全部上了汽车,任跃强清点了人数,幸无伤亡。 
到了汶川,任跃强又忙上忙下帮助学生们扎帐篷,安排生活。在汶川,任跃强终于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妻子已是泣不成声。家里父母的房子垮了,大家都很想他回来。但任跃强放心不下同学们,说护送同学们回成都后尽快回家。23日,汶川救援总指挥部委托任跃强带队,同学们分乘4辆中巴汽车,绕道数百公里,历时两天,终于回到了成都温暖的校园。 
   “关键时刻,是人民法院培养的司法警察任跃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四川音乐学院校领导说。“感谢共产党,感谢人民法院的好警察,是你在生死关头挽救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学生家长们紧紧地握住任跃强的手,激动地说。面对热烈的场面,任跃强反而腼腆起来。他深情而又坚定地说:“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是党和人民养育了我。在大灾大难面前,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负有特殊使命。帮助同学们,帮助群众,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任跃强没有忘记,在汶川的8个日日夜夜,是当地乡亲们捐粮送水一同熬过的。 为此,他和师生们一道筹集资金,购买了8吨大米,送到了那片战斗过的河滩地。 

| 管理入口 | 全站搜索